首页 > 资讯 > 植物照明 > 垂直农场Plenty融资2亿美元,破解室内种植农作物“密码”

垂直农场Plenty融资2亿美元,破解室内种植农作物“密码”

来源:凤凰科技 & 农经传媒网 时间:2017-07-24 10:06 [编辑:cnledw_bj] 【字体: 】 我来说两句

  据彭博社日前报道,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正在领投硅谷创业公司Plenty实施的一轮2亿美元融资——Plenty称已经破解了在室内超高效种植农作物的“密码”。

  ♦ Plenty的垂直农场

  除了孙正义,投资管理公司Moore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路易斯·培根(Louis Bacon)也参与了Plenty本轮融资,而Plenty的现有投资方也跟投,比如风险投资公司DCM Ventures以及代表Alphabet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和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进行投资的基金等。

  这也是孙正义首次押注旨在颠覆传统农业行业的创业公司,也是背离其最新投资策略的一种举动:他最近频频投资像联合办公空间WeWork以及中国打车应用巨头滴滴出行这样的“独角兽”。孙正义之所以投资Plenty,是因为他觉得该公司具有帮助提升大城市周围农作物产量的潜力。孙正义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相信Plenty的团队能重塑当前粮食体系,提升人们的生活质量。”

  Plenty联合创始人马特·伯纳德(Matt Barnard)将于上周四出席在日本东京举行的为期两天的“软银世界大会”(SoftBank World)。在之前几年的软银世界大会上,孙正义曾邀请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马云等科技界重量级人物一起登台,讨论行业最新趋势。

  孙正义对Plenty的投资有可能会给垂直农业今后的发展注入极大的动力。垂直农业是一个被媒体热炒的概念,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未能彻底改变农作物生产的传统模式。近年来,由于在经济上不可行,多家公司关闭了室内农业项目,其中包括亚特兰大的Podponics,温哥华的LocalGarden以及芝加哥的FarmedHere。

  ♦ 软银创始人孙正义

  伯纳德与农业科学家纳特·斯托雷(Nate Storey)在2014年一起创建了Plenty,后者此前还曾创办过另一家室内农业创业公司。Plenty表示,相比竞争对手,它可以在相同空间内种植更多的农作物,而且耗费的水量更少,因为Plenty的农作物主要是通过重力给料,而不是浇灌。伯纳德说:“因为我们是依照物理学定律种植农作物,所以我们节省了大量资金。”

  Plenty的联网系统会根据农作物生长类型,输送具体的光、空气成分、湿度和营养物。Plenty号称该公司在相同区域内的农作物产量是传统农场的350%,而用水量仅相当于传统农场的1%。

  几个月前,DCM Ventures联合创始人赵克仁在加州将伯纳德引见给孙正义。那次会面原定持续15分钟,但最终过了45分钟才结束,因为孙正义对Plenty的愿景十分感兴趣。两周以后,伯纳德和赵克仁又飞赴东京与孙正义会面。赵克仁透露,在第二次会面中,孙正义一开始也对Plenty的模式存在怀疑,但最终仍然被Plenty的前景所打动。

  孙正义对帮助各国高效种植农作物的方法尤其感兴趣。“愿景基金”的投资方包括来自于中东的主权财富基金。在中东,由于干旱、人口增长以及耕地缺乏,加剧了人们对食物缺乏和政治动荡的担忧。在6年前发生核能事故后,日本也开始进口粮食。美国农业部下属国家食品及农业研究所主任桑尼·拉马斯瓦米(Sonny Ramaswamy)表示,室内农业将在缓解蔬菜短缺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

  赵克仁表示,“愿景基金”的投资主要用于帮助Plenty进行国内和国外扩张。最终,该公司希望能在全世界的大城市周边建立起定制化农场。赵克仁表示,软银在全世界都拥有广泛的人脉,“希望帮助Plenty进行非常快速的扩张,尤其是在中国、日本和中东地区。”

  有特色的垂直种植

  与大多数其他在一排排货架种植食物的室内农业公司不同,Plenty垂直种植食物,每一株植物都从一个又高又尖的塔的侧面冒出来。光照也是垂直的,而不是从一个顶点向四周发射。

  Plenty联合创始人和首席科学官NateStorey介绍说:“当不再受到室外太阳光照的约束,就可以更快更容易地工作,机器的工作速度也可以变得更快,这样的农场比建造传统农场更加经济。利用重力来提供水和营养物质,这样会更加节能。”

  比起Aerofarms或者Bowery这样的竞争对手,Plenty可以在更少的空间生产更多的食物。当Aerofarms宣布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可以实现130倍的传统农业产量时,Plenty可以达到350倍之多。这就是Plenty如何在不牺牲植物健康的前提下,在有限的空间里生产更多植物的原因。

  该设计被公司称为“规模场所建筑”,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可以生产与大片田野相同的产出。一些早期的城市农业企业都是受到生产规模的限制。

  Barnard认为:“小规模增长在2017年不是有利可图的,并且很多系统的原因是不会改变的。小规模的种植不可能得到想要的劳动效率,这本质上要求了更多的人力投入。”

  追求技术的同时要注重成本

  早期的室内养殖公司比如芝加哥的Farmedhere,它曾经是全国最大的室内农场并有望在全国范围内扩张,然而却在2017年1月宣告停业。像这样的公司依旧会受到LED照明之类的成本困扰,哪怕近几年这项成本已经飞速降低。

  Podponics,一家亚特兰大的室内农场,从投资者那里募集了1500万美元投资,却在2016年破产,压垮它的是自身制度带来的不经济,特别是劳动力成本。

  Local Garden,温哥华的一家温室大棚,在遭受生产率和资本问题的困扰后在2014年破产。“这是一个时机选择的问题,”Barnard表示,“我们的技术是必要的,为的是获得正确的经济学效应,但仅仅这样也不够充分。换句话说,技术使我们能够在其他领域的商品化转为资本。效用计算、物联网、机器智能,五年前不够高效的这类技术,如今更容易获得。要知道在七年前,需要花费64倍之多购买与如今相同数量的LED灯。因此我们将充分利用这块土地并把它加入我们的设计。”

  公司不断地更新设计,调整灯光的位置、垂直布局或其他调整塔楼的进出房间的位置以降低成本、提高生产率或是提升口感。经过定制设计的“生长介质”,由回收来的塑料瓶取代土壤、保持根系、提供养分,并为微生物提供生存环境。

  该系统使得种植绿叶蔬菜比种植作物更加经济,如今绿叶蔬菜已成为大多数室内农场的主要产品。接下来可能还会有草莓,又或许是西红柿和黄瓜等蔬果,所有的品种口感都会比商店里提供的一般产品要好,并且缩短的供应链也可以保鲜这种良好的口感。

  一条特殊的供应链

  公司计划在大城市周边建立农场,而不是直接建在市区,在城市限制的情况下使得配送中心最适合现有的供应链。Barnard说:“如果想将大量超级美味的产品运送到市中心的一家大型杂货店里,倒不如这家杂货店就是你的配送中心。否则,就需要从城市之外的供应地运送到配送中心然后再运送到商店里去。现在你已经花费了数小时,甚至一两天的时间。我们对客户的承诺是,真正实现几天时间的快捷。”

  更快地向顾客提供食物,这一过程既保留了口感和营养成分(供应链时长超过一周,产品会损失多达55%的营养物质,比如维生素C)。与其他室内农业一样,这项技术也节省了耕地;在同样的空间里,比起传统农业,Plenty的产量可以高出350倍,而且只用原本1%的水。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室内农场少有病虫害,公司可以利用瓢虫而不是农药来除虫。通过一条特殊的供应链,这个过程还降低了成本和污染。

  Barnard说,“以往货架生产产品产值的30%-45%都是卡车和配送中心的成本。”他补充道,“当我们能得到更好的食物,它们更富口感且更有营养,使用了更少的杀虫剂时,这对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喜欢称之为人类的食物,而不是卡车的食物。”

  Storey说:“我们在成本方面的优势是巨大的,但更令人兴奋的是,我们不仅仅是在实际成本上具有优势,在碳成本上也极富竞争力。”他相信最终室内农场生产的许多品种的食物将会比室外生长更加的可持续。

  公司设想在世界各地的主要大都市建造农场,继2017年在旧金山落地后,其他主要市场将在2018年陆续跟进。Barnard说:“人们将看到,在他们的饮食中富含营养的水果和蔬菜尝起来将更加美味,而且它们将在室内农场中生长。”

更多LED相关资讯,请点击LED网或关注微信公众账号(cnledw2013)。

打印】【收藏】 【复制链接给好友
网友评论
您已经输入0字,还可输入200字
匿名发表 新用户注册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LED网同意其观点。
最新推荐
人物访谈
关于我们会员服务广告服务采购商服务投诉建议在线投稿周刊订阅联系我们友情链接
LED网版权所有  粤ICP备07051316号